隽永东方设计工作室
Eastern Design Studio Menu

即将步入30个年头,我发现我失去了很多

1 星2 星3 星4 星5 星
(暂无评分)  

昨晚因为诸多无法说清的缘由,被妈骂了一顿,心情异常的沉重和难受,尽管我一直小心谨慎,但从那个偏远农村走出的我们被打下了太深的烙印,我没有丝毫在怪生我养我的那个小山村,也没有丝毫怨恨出生在了那么贫穷的家庭,但也正是这个深深的烙印伴随了我一生,在老家老人的观念里边,男人一定是顶天立地的,女人就是在家相夫教子,于是男人一旦在老婆家所在的城市安了家自然就被认为了没出息,吃老婆饭,都什么年代了,这种思想一直禁锢了多少出来创业的老家的人,从一穷二白起家,空手套白狼,吃了多少苦,受过几多气,谁人知,谁人晓,都说80后是没有希望的一代,但是我不这么认为,80后这一代承受了太多这个年龄所难承受的痛,正如一首打油诗形容的那样:

当我们读小学的时候,读大学不要钱;当我们读大学的时候,读小学不要钱;

我们还没能工作的时候,工作是分配的;我们可以工作的时候,撞得头破血流才勉强找份饿不死人的工作做;

当我们没有进入股市的时候,傻瓜都在赚钱;当我们兴冲冲地闯进去的时候,才发现自己成了傻瓜。

2010年已经悄悄的过去了一个月,新年里,我想好好的证明自己不是一个没用的人,不是一个不懂回报的人,不是一个与时代脱节的人。



       


  售前在线询价单
  全网营销套餐
  全网营销小密圈